不思议猎人

需要一个超可爱的人来拯救我我自己还没有成为一个超可爱的人

好像很久没有很幸福地关掉手机睡觉了,总是对自己对周围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期望,实现不了就会很难过,可能实现了也会担心是不是假象吧我这个悲观主义者。

想起来每次隔着手机屏幕跟别人聊天,看到发过来的文字和表情包,都会脑补出最悲观的一个解释。比如对方发问句没有语气词,我就会觉得是冰冷的质问而不是温和的提问……想要改善的话,得从我自己的心情来下手吧,毕竟在超开心的时候也是会觉得全世界都会咕噜咕噜冒粉色泡泡呢

QAQ!

评论

热度(3)